原创 “停学不停课”火了,投资人加爆微信,有企业一夜融资2000万

2020-03-24 18:02:46 作者:殇°︿茨匛夠  阅读:13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06217.com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原创 “停学不停课”火了,投资人加爆微信,有企业一夜融资2000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停课不停学”火了。

整个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这条赛道得到了快速曝光。

刚刚过去的2月份, 新东方在线、好未来、跟谁学等企业股价一路向上,网易有道更是在2月10日一步登天,当日上涨39.48%。

七麦数据显示,2月10日之后一周,腾讯课堂排名、小盒学生等教育平台的app上升了一千多位,作业帮、猿辅导、学而思网校连续多天进入应用排行总榜TOP10。

这一期间,相关企业也数量激增,企查查数据显示,从事网络教育相关企业新增 4238 家。

与关注度、流量一起到来的还有负面事件、翻车事故,“狂欢”过后,对行业利好和潜在的危机展开了多维度的激辩。

但我们发现,在关于“在线教育”未来的讨论中,对象往往是教育头部企业,或者聚焦在K12等义务教育领域。诚然,这里是流量的汇集之处,但在全体被动接受“在线教育”的大环境下,一些小而美的教育垂直公司反而更能满足着市场多种需求。

与此同时,下沉市场在线教育的土壤也已经松动,而线上线下结合的需求也呼之欲出,整个教育行业形态或许将能得到重塑。

「电商在线」采访了在线教育行业不同垂直赛道的创始人、CEO,他们都在最近接受了新的融资,我们还跟教育行业内TOP20的教育投资机构以及个人投资人聊了聊,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带来不仅仅是短时间的流量暴增,更是一次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唤醒和基础设施的加速建设。

流量是短暂的,渗透率是长远的

前瞻产业研究院曾发表“民生服务网络渗透率”的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网络视频渗透率最高,达到72%,在线支付和电商次之,达到60%,而在线教育最低,只有10%。

展开全文

这一数据在2020年的2月,完成了纵身一跃。

在教育部的动员下,不管是一二线城市家庭,还是偏远山村的儿童,基本上完成了教育的在线化。这对于在线教育来说,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行业加速。

北塔资本的创始人王凯峰告诉「电商在线」,即便疫情之后,在线教育的热度和流量回落,但是整体的渗透率仍会比之前提高两倍以上。

青松基金的创始合伙人董占斌也公开表示,“经此一‘疫’,原来预计五年时间达到的效果,加速实现了。”

家长李颖的感受颇深,她9岁的孩子,一周课程包括吹大号,音乐基础课,还有作文课,只有音乐基础课选的是线上课程,线下授课的比例超过60%。疫情期间,所有的课程都被迫转到线上,“几个月坚持在网上上课,慢慢也就习惯了。”

如今她对在线教育有了更多的认可,“第一他课费不太贵,第二的话,它的时间比较灵活,交通成本很小。”

一些初创的教育企业接住了这波认知升级的流量,开始了第一次渗透。

VIPCODE是一家在线编程的教育企业,2月6日刚刚接受了盛通股份的2000万元战略投资。创始人唐亮告诉「电商在线」,这类课程平时一个月大概几百上千人,而在疫情期间一个月差不多有四五万的用户涌入,“增长了30倍”。

“这四万多人,至少知道了我VIPCODE的品牌,至少是用了我的产品。”

象棋在线教育品牌“弈小象”,也在2月获得北塔资本的天使轮融资,创始人兰宇说,他们在疫情期间推出的公益课程,参与人数是日常的5倍多。

北塔资本的投资对象优贝甜,一个音乐在线教育平台,去年8月拿到了Pre-A轮融资,当下的流量涌入是高峰期3-5倍。

与K12领域的义务教育不同,选择象棋、音乐还是编程课程的多为兴趣导向,主动性强,因此这些企业的流量增长和用户渗透成为整个在线教育加速的缩影。

教育投资人杨曦萍认为,“疫情下会有一个加速,之后我觉得会退回去一些,但趋于平稳后,用户渗透率肯定比疫情之前有所增加。很多人从一开始的没有接触到接触,从不习惯到习惯,最后会体会它的好。”

七成新用户来自下沉市场

在渗透的过程中,弈小象创始人兰宇明显感觉到,三四线城市家长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升级了。

他在朋友圈分享了一张家长聊天截图,这名家长说,“车上有象棋游戏,孩子每每玩时,让我讲给他听,我哪里会呀。真好,小县城也能享用一线城市的资源。”

优贝甜也借助这次疫情开始了音乐在线教育的下沉,宋昭阳告诉「电商在线」,他们在寒假期间就接受了快手的官方邀请,投入了大量的免费课程,一个多月的时间,累计粉丝达到了9000多人。

北塔资本的创始人王凯峰认为,随着中国人均GDP的持续增加,不管是一二线城市还是下沉市场,教育都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消费升级品类。

差别在于,一二线城市走得更快,教育升级需求已经进展到了素质教育、国际教育,而低线城市完成了升学这种刚需需求后,艺术素质、国际化接轨的诉求才会慢慢出现,“更前瞻的东西都是从上往下慢慢渗透的。”

这次疫情正好加速了 “教育消费升级”的过程。Quest mobile数据显示,春节之后,在线教育新增用户有近70%来自低线城市,比平时上升了10个百分点。

投资人杨曦萍这次回到老家呼和浩特,就有一个观察,“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很多学音乐的孩子想学作曲,但是当地没有资源。” 她推荐了优贝甜过去,“他们在上面学完了之后,感觉特别好。”

抹平教育资源的不平衡,这是在线化的优势。

大多数在线教育创业公司都起源于一二线城市,平台上的讲师大多是来自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专业院校的老师。弈小象和VIPCODE的创始人也都是象棋、编程教育领域扎根多年,团队都是各自领域的专业人士。

北塔资本的赵凯锋认为,在线教育本身就是解决教育不均衡的一种方式,“很多优秀的老师、优秀的毕业生,他们不可能都去三线以下的城市就业吧,这很难。”

小众赛道起风口

教育在线化的大背景下,风口也在持续发生变化。

一开始K12和语言培训是最热门的赛道,英语培训和文化课作业辅导尤甚。这两个赛道里决出了如今炙手可热的猿辅导、作业帮、VIPKID等在线教育的小巨头。

如今,这些赛道的拼杀已成红海,资源也面临冗余。而在下沉市场,象棋、绘画、音乐等素质教育方面的资源匮乏,给小众垂直赛道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今年2月以来,弈小象和VIPCODE相继融到了资,创新艺术教育平台夏加儿、科研教育品牌“盐趣科研教育”也都完成了千万美金的A轮融资。

北塔资本就偏好这些小众赛道的初创企业,它过去一年的投资包括象棋、戏剧、体育、科学、音乐等素质教育的早期项目。

王凯峰认为,这些小众蓝海市场能长出新的鲸鱼。他解释道,“其实小赛道也是相对的。一种情况是,现在小,但是未来可能会变大。一种是整体市场本来就是大,但是个体太分散,没有形成一个集聚规模的企业。”

第一种情况适用于VIPCODE。在美国,中小学阶段编程教育的普及率差不多达到50%,而在中国这个普及率只有1%-2%,而这个差距就是他们未来的潜力市场。

个体分散的情况则在绘画、象棋领域都有出现。

王凯峰回忆北塔资本2015年投资的“画啦啦”,这是一个少儿在线美术的平台,全国儿童25%的绘画比例,撑起了市场的蛋糕规模,北塔资本目前的投资回报已经超过百倍。

投象棋领域的“弈小象”是同样的逻辑,象棋是一个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项目,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极度分散的市场。

创始人兰宇向「电商在线」解释,分散的单一品类教育项目,非常适合做在线,“因为你可以研发一个好的课程,有一套系统的培训,让更多优秀的老师覆盖到全国。”

他算了一笔账,“现在比如有100万的象棋爱好者,即便是10%的渗透率,也会有10万用户。我们的课程算一年大概7000元, 10万用户就是7个亿的一个收入。”

更大的优势在于,目前象棋在线教育仍是蓝海,兰宇原本就是国际象棋大赛全国冠军,有了这点背书,率先在垂直领域中脱颖而出。

教育投资人杨曦萍 新东方,过去20年,线下教育机构里长出了新东方和好未来两课大树,但未来,更多的教育垂直公司反而更能满足着市场多种需求,专注于一个领域,小而美的公司是她更加看好的。

“教育行业特别要扎根进去,扎根的越深,这个东西就做的越好。从北京的教育市场来看,不管是线上线下的,我觉得现在有活力的基本都是细分市场,你做的越细,你在某一领域里面就做得越好。”

资本热情

对变化,资本总是最敏锐的。

2016年之后,在线教育企业的转化续费难、亏损大、营销成本高都成为市场看空的理由。黑板洞察数据显示,从2016年教育行业达到融资高峰后,到2019年,融资事件持续下滑,去年仅有332起。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就有1.2万家教育公司关停。

有传言,2019年上半年,一些初创教育公司见了五六十家投资人也没有什么反应,俞敏洪甚至直言,“估计80%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

但王凯峰认为,其实在线教育领域的热度一直都在,融资减少主要是受大环境下资本寒冬的影响。

不管情况如何,但2020年的春天,在�� 阿里�似乎又一次获得了资本的热情。

阿里在3月6日推出“帮帮答”的在线教育付费问答平台,“钉钉”还走出国门,强势打入日本;字节跳动高调宣布进军在线教育,据称今年教育业务将招聘一万人;京东方也则成立教育科技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就5500万元。

投资机构方面,北塔资本在2月18日做过一次线上的项目路演,王凯峰回忆当时的情景,“200多个投资人报名,有些投资人在美国、在泰国,都在远程的去看我们的项目。路演完之后负责人的微信都被加爆了。”

杨曦萍的投资人朋友最近也开始问她在线教育的项目,这些人以前都是投资房地产、投资制造业的,“我们以前聚会的时候我提一下教育,他们根本就不听,觉得那个事情离他们非常远,但是现在他们会开始主动来问我。”

资本市场的一个变化,在于暴利的投资回报幻想被打破,“以前他们希望回报快,但是教育行业的投资回报不是特别的快,所以他们原来就不特别关注。现在,他们发现,以前投教育的人反而收益是很稳定的。”

这些小众赛道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这种资本的热情。

弈小象在接受北塔资本的天使投资后,计划在6月份左右再做一轮Pre-A轮融资,兰宇提到,目前在跟投资人对接时也更加顺利,“投资机构找到也主动找我好几次,之前比如他们有5000万,可能要分配到3000万投线下,但是现在可能就5000万全投线上了。”

优贝甜的宋昭阳告诉「电商在线」,他现在每天都有四、五家投资人进行咨询,不久后的未来也打算公布新的融资进度。

在线教育的下半场

小众赛道成为新蓝海,疫情助推、资本进入,让在线教育行业有了加速奔跑的能量。

唐亮直言,“对行业来讲肯定是利好,但对在线教育的从业者我觉得不一定。这还是要看你企业的内功,你的竞争力是不是足够强。”

课程体系、产品体验是首要内功。

VIPCODE需要把产品体系做的更健全。过去一对一是他们的主要授课形式,去年下半年他们开始重点推小班课,到今年3月份开始有了规模收入,“未来我们希望能够用1到2个季度的时间,把班课的输入体量和规模做得更大一些。”

弈小象除了继续完善课程体系,他们对资金的规划是开发技术,“我们想后续做一个APP,在自己平台实现教学链,这么的一体化体验会好一些。”

优贝甜未来侧重提高企业的认知度,重点之一放在在广告投放上,“我们会进行大量的投放,提高平台影响力。”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飞速发展,第三方技术平台发展成熟,在线教育的创业门槛降低也会带来外部竞争的变化。

比如鲸鱼外教,作为少儿英语教育平台,它目前仍是在红海里求存,二月份完成B轮融资后,资金除了用于教学产品、师资质量、以及用户服务的提升外,优化获客成本、提升运营效率,完善经济模型也是它的重点。这也会成为上述小众赛道的企业在未来的重要挑战。

在线教育不是完美无缺,线上线下的模式需要得到更多的融合。

VIPCODE的投资方盛通印刷,此前收购过一个做机器人教育的公司,叫做乐博。乐博目前在全国有100多家直营门店,在线下教授孩子学习编程入门课程。此次VIPCODE和盛通的战略合作的一个共同诉求就是希望能够达到线上线下的协同。

唐亮提到,除了与乐博的线上线下融合,未来他们也会拓展一部分toB的业务,利用他们在线上的技术和经验帮一些线下机构做线上的赋能。

优贝甜的宋昭阳告诉「电商在线」,他们与不少音乐培训机构都有合作,孩子们在线下学习乐器演奏,他们提供线上的理论指导,彼此互补也彼此引流,“未来,线下学乐器,那可以用琐碎的时间在线上去学音乐理论;同样的,在线下学到唱歌,线上可以学作曲,它是一个互补的状态。”

杨曦萍是一家线下教育机构的投资人和经营人,主要做暑期科研培训,跟美国、英国的名校有合作,这次疫情让她损失了原本三分之二的收入。痛定思痛,她们准备一部分课程往线上搬,“到明年我们就会线上线下结合。线下的访学一个孩子要10万块钱,线上的2万左右就够了。”

杨曦萍从大学老师做起,在整个教育行业游历了20多年,她眼见着一些巨头长成,也看到了一些曾经火极一时的平台衰落, 她总结道,“一定要能跟着时代的步伐走,哪怕你当时发展得很好,如果你抱着自己的一种固守的观念,终究有一天就会衰落下去。”

而这个时代,对整个教育行业来说,垂直、扎根、线上线下协同,大概就是一个大势所趋。

本文关键词:在线 , 教育 , 在线教育

相关文章

X

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