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猎豹的反脆弱:傅盛的AI局

2020-03-24 18:01:56 作者:还在想她就离开  阅读:17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06217.com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原创 猎豹的反脆弱:傅盛的AI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些天全球疫情不断蔓延,美国股市的熔断次数也不断刷新,就连股神巴菲特也感慨这一连串的黑天鹅事件。然而就在近期,美国的科技圈也发生了一个大事件,就是谷歌无征兆地封杀了600款安卓应用。

谷歌的无征兆封杀

在2月20日,谷歌以存在App外广告等干扰性广告问题为由移除了近600款安卓应用,并禁止其开发者进入Play软件商店及其广告联盟服务。

此次谷歌的“无差别攻击”,受影响的开发者范围非常大,国内的厂商影响很多,其中猎豹45款产品被全线下架。有媒体报到,此次谷歌的这波操作,就连谷歌亚太区都是事后才知道。

这种不提前跟开发者沟通的行为,让大家还是很愤慨的。其实在手机圈,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华为应对谷歌的“断供”,已经推出了自己的HMS,目前华为的HMS主要针对海外市场。

另一方面OPPO、vivo、小米三家企业于2019年8月共同成立了GDSA(环球开发者服务联盟),距离谷歌“断供”华为之后仅三个月时间。这三家企业目前在海外市场都是预装GMS,但从谷歌粗暴对待第三方应用商店Aptoide以及网盟等案例,很明显GDSA是防范谷歌的“Plan B”方案。

其实谷歌此次的封杀事件和华为的“断供”事件,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谷歌在安卓生态系统逐渐完善之后,开始变得不友好了。尤其是面对以底层系统工具为核心的一些应用,这些应用在安卓早期为安卓系统做出了非常多的贡献,如今再看更有一种鸟尽弓藏的感觉。

猎豹助力安卓的甜蜜期

此次谷歌封杀事件的主角之一猎豹移动(NYSE:CMCM)成立于 2010 年 11 月,由傅盛创建,公司致力于“在人机共存的世界里,用科技让生活更美好”。2014 年 5 月 8 日,在纽交所正式上市。其实猎豹移动和谷歌在安卓系统的早期有过很长时间的甜蜜期:

2014年谷歌I/O大会上,猎豹移动的别踩白块儿与投资的安兔兔被谷歌的演讲者多次提及。

展开全文

2015年,接替佩奇的谷歌新任CEO皮猜上任后第一次出访中国,其中的一次午餐会,中国方面的代表就有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等6人出席。

2016年5月,猎豹移动受谷歌邀请分享了双方战略合作中的一个视频案例研究,该案例主要是关于猎豹移动接入AdMob 的手机原生广告平台后的卓越表现。Admob是谷歌旗下的移动广告平台,覆盖 200 多个国家,拥有全球百万广告主。

2017年10月底,LiveMe受邀参加Google Play大会分享内容出海产品开发经验。

同年,隶属于全球最大传播集团WPP的品牌咨询公司BrandZ借助谷歌的线上调研工具Google Surveys,推出了第一期 “出海报告”——“中国出海品牌 30 强”。猎豹移动移动互联网领域唯一入围十强的企业,表现强劲,夺得了第九名的成绩。

2018年2月6日,谷歌联合WPP和凯度华通明略发布《2018 年中国出海品牌 50 强报告》,猎豹移动凭借在全球市场的优秀产品表现和影响力,荣登榜单前十。继首期出海报告后,猎豹移动品牌力同比增长 3%,再次成为大赢家。

2018年9月20日,2018Google开发者大会在沪召开。猎豹移动游戏CMPLAY总经理出席大会,在现场与谷歌大中华区和韩国战略合作总经理香允豪展开深度对话。

傅盛还在2017年力推了前谷歌高级产品经理Chris Vander Mey的畅销书——《谷歌和亚马逊如何做产品》。虽然两家公司昔日的甜蜜还历历在目,但在3月8日和3月11日谷歌又分别下架了猎豹投资的安兔兔和无任何广告的小豹翻译棒App,看来猎豹真的被谷歌针锋相对了。

傅盛回忆着猎豹移动刚刚崛起时,那时候谷歌正需要工具类产品来弥补安卓系统的不完善,猎豹移动的出现正好迎合了用户和谷歌的需要。这也让猎豹移动获得了高速发展。让猎豹移动开启了出海时代,也带动了很多中国企业效仿猎豹移动引领的互联网工具出海潮。

左手紫牛 右手认知

“如果你去北欧,看到许多巨大的奶牛你会觉得很新奇,但当车在山上穿行几个小时的之后,看到漫天遍野都是巨大的奶牛,你就昏昏欲睡了。但是,想象一个场景,如果在那漫山遍野的牛群当中出现了一头紫色的牛,那个印象肯定会让你一下子惊醒并且牢记一辈子。”

这是美国营销专家赛斯·高汀写过的一本畅销书《紫牛》中的描述,紫牛的独特性是傅盛一直都非常极致追求的。他认为猎豹移动当年选择去做美国市场,对于中国所有的企业来说就是一种紫牛行为,是在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事情。另外,猎豹移动对美国来说也是紫牛。

那时候在美国Google Play上,排名靠前的工具类App,基本都不是来自美国的大城市。东欧和中国的很多个人和小开发者的产品在里面排名都很靠前,这意味着市场的集中度还没有起来,没有巨头杀进来。美国大部分的App开发,尤其是工具App的开发还是用收费的模式在做。

傅盛当时第一主打免费模式,第二用中国经验丰富的工具类产品开发团队来碾压小的开发团队和个人开发者。其实从紫牛强调的独特性可以看出,其中还包含了降维攻击的思维,不管是商业模式的降维还是从集中优势兵力的降维攻击,都为猎豹移动赢得了海外的大市场。

降维攻击的思维也真正诠释了傅盛的认知。当时做出猎豹移动移动化和国际化的决策,本身就是创始人傅盛对当时移动互联网趋势和格局的认知预判。《商战》一书中也强调了“一个优秀的将领一定不依赖于他的士兵的优秀”,而一个真正好的战略,应该是在开战之前你就能想清楚的。

谷歌封杀事件其实很早傅盛就有预感,但是没想到变化是非常悬崖式的。在傅盛看来,此次事件除了与谷歌广告流量价值不符合外,谷歌作为一家操作系统厂商,对系统的可控与工具厂商的矛盾也越来越不可调和。系统工具对平台的价值会越来越小,纯工具时代即将过去。

《人类简史》中有一个结论,认知是人类前行的唯一武器。这一点傅盛非常认同。虽然猎豹移动依然会保持与谷歌方面的积极沟通,但其实猎豹移动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了他的第二增长曲线。通过不断试错,从游戏到内容,从人工智能的大方向到落地的机器人,猎豹移动的每一次Switch都展现出了对行业准确的预判和傅盛对行业趋势的认知。

ALL IN AI

傅盛年轻,对自己有狠劲,有持续自我更新的认知力,更有ALL IN 一切的那股疯狂和对未来的好奇心。这是子超作为一个产品经理眼中所看到的傅盛,他确实具备了中国互联网年轻一代的领袖基因,而且认知和战斗力还在持续攀升中。傅盛特别感动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做火箭公司SpaceX的故事,并勉励自己不管人工智能机器人之路有多艰难,也不会放弃。

傅盛曾谈到《从0到1》中所提的“contrarian”(逆行者,与众不同的人)的感念,就是在你脑海里什么是你和这个时代大多数人认知不一样但又是正确的东西。这是考验一个人思维能力非常重要的一个词。子超认为这些能力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与生俱来,创业者是天生的,而优秀的创业者还要经历认知的不断自我突破,傅盛就是这样的人。

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决定了世界对我们的认知,我们对世界的认知越多,越敬畏这个世界,世界也会越敬畏我们。同理,对行业的认知也一样,对所在的行业的认知越深,越对这个行业敬畏,行业也会越敬畏你。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并不理解为什么傅盛要All in AI,因为从软件到人工智能其实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尤其是和机器人的关联上,这其实是人们对AI的认知不同才导致的不理解。

最近的疫情,其实让大部分人突然发现,原来疫情期间,非接触式服务竟然成为刚需,而且市场出现大量这样的服务刚需。机器人虽然一直都是很火的概念,但一直都无法找到一个合理落地的场景切入。这次的疫情,正催生出了大量的刚需场景,取代大量人工的非接触式服务,医疗领域完全激活了机器人市场。机器人服务涵盖了远程问诊,帮助递送东西。减少医护人员感染,减轻他们的工作量。

早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腾讯专场上傅盛就抛出了人工智能被科幻化了,AI引爆的下一个行业是机器人的观点。他不认为当下能做出完全替代人的机器人,但可以做出可从事一些重复性劳动的机器人。人工智能,有人工才有智能,这两者完全没有分开。子超也认为AI一定要落地,一定要和人们真实的场景充分结合,机器人才可以更好的作为AI工具而存在。

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傅盛在《智能机器人:实体经济革命的里程碑》的主题演讲中提出所谓的信息革命是物理世界向数据世界不断映射、迁移的过程,PC和移动互联网帮助企业和个人生活实现了数据化,而智能服务机器人则能够帮助实体经济实现真正的数据变革,它蕴含着巨大的产业机会。子超认为这是傅盛对整个互联网发展趋势的一次概括总结,也是AI未来十年的一次趋势判断。

傅盛认为机器人的本质是AI+硬件+软件+服务,是以AI能力为核心,能感知用户,实现用户自然交流的数据化,并且以软件和服务实现和云连接的设备,智能服务机器人可以通过标准化的硬件配上不同软件能力,去完成对一个场景的定义,并且通过服务来完成整个闭环。在傅盛看来,机器人现阶段更像是一个实体App,做机器人,一定要甩掉手机思维。

2月21日,傅盛在致全体员工信中强调,猎豹移动要坚定地全面升级为以机器人为核心产品的科技公司,并引入《反脆弱》里面的一句名言:“拥有在灾难中受益的能力才是你的终极能力”。他回顾了猎豹移动十年的发展史,就是一直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成长史,正是在各种挑战之下,猎豹移动才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核心能力和护城河,谷歌事件会让猎豹移动更强大。

新基建:猎豹移动正当时

3月4日,中央召开会议强调,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一时间“新基建”成为2020年最火的词。其实这个词并不是新词,早在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首次出现,如今面对着全面防控的大格局,中国的整个科技基础设施都被强行进行了一次高强度、高并发压力测试。

经此一疫之后,新基建的重要性才被特别彰显出来,仅仅从2月3日到3月4日这短短30天内,中央层面就部署了多达5次“新基建”相关任务。截至3月1日,包括北京、上海、江苏、福建、河南、重庆等在内的 13 个省市区发布了 2020 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包括 10326 个项目,其中 8 个省份公布了计划总投资额,共计 33.83 万亿元。

在子超看来,新基建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20年的核心发动机。下面让我们来看看新基建都涵盖了什么?5G建设、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7个领域,其中5G建设直接放在了整个新基建列表的头名,而最显眼的在子超看来就是所有新基建都是为人工智能未来做基础建设服务的。

新基建的核心是进一步加速我国的整体数字化发展,将信息传递和交通效率再一次提速。未来全民数据都在5G的万物互联上,全部经济数据上网。人们的工作、生活、学习将进一步数字化。而新基建的核心就是提升我们的数字新生活,人工智能将进一步成为核心生产力,将会连接到任何一个IOT设备。整个5G数据高度人工智能化。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傅盛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非常坚决,而且产品切入在人工智能机器人上也非常的到位。因为未来还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需要人工智能的工具陪伴我们的方方面面,而工具最能有延展度的就是机器人了。猎豹移动2019年Q3财报显示,公司机器人业务收入达到3475万人民币,同比增长88%。新冠疫情也为机器人迎来了更多的关注。

猎豹移动的机器人目前业务还是2B为主,政府机构、公共设施、企业商户都是主力用户,总落地台数超过8000台。此外,猎豹移动携手猎户星空构建了一个AiM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在全国33个城市、743家商场落地,部署共超过5500台机器人。未来2C的需求也非常旺盛,对于2C的市场,相信傅盛将更有把握。在子超看来,AI机器人确实是未来整个社会全面进入人工智能时代的一个过渡产物,而这个过渡产物在随后的新基建里将是核心的2C端口,当然产业互联网也非常需要机器人。All in AI的傅盛,这一次真正的顺“新”而为了。

本文关键词:猎豹 , 机器人 , 人工智能

相关文章

X

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